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十八,埃德温.范克里夫
    鲜血顺着二层的甲板留下,几个瘦弱的身躯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就在刚才那个突然出现的红巾男就这样在李泰他们面前,用手中的匕首将老石匠们统统击杀,

     而与此同时一直低调打着酱油的军情七处盗贼,在那男人出现的一刻却突然化身狂暴战,嗷的一声就冲到了红巾男的面前,然后六柄匕首就开始乒乒乓乓的撞到了一起,

     李泰对面前的场景有些不解,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身份,以至于两个军情七处的盗贼连和他们这些同伴说一声也不说,就跟对方交上手了。

     但李泰的迟疑也没有太久,看到两个盗贼已经上前交手,他右手一挥围在他身边的战士和猎人也冲了上去,红巾男像是看到了众人开始合围他,立马加快了移动速度和攻击频率,

     两个和他缠斗的盗贼立马被敌人忽然提速的攻击给逼开了些距离,随后红巾男趁机掏出了一个圆球状的东西往地上一摔,一股浓重的烟雾立马出现在四周,他的身影也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在李泰几个奥术冲击的作用下浓重的烟雾很快就散开,但是那个红巾男显然趁着这股烟雾已经跑了,而且一同消失的还有军情七处的其中一个盗贼,只有剩下另一个正捂着右臂有些狼狈的站在刚才交战的地方,

     李泰对刚才那场没头没脑的战斗感到很奇怪,这会儿就走上前来夺过了盗贼手中的绷带,一边帮他包扎伤口一边问道:

     “刚才那个男人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盗贼呲牙咧嘴的忍受着包扎时疼痛,语气愤懑的对李泰说道:

     “埃德温.范克里夫,那个混蛋是埃德温.范克里夫!~真见鬼,没想到那个老家伙现在还有这样的身手,但愿威尔能跟得上他。”

     李泰闻言手上的动作一顿,但很快就接着缠好了最后一圈绷带,然后双眼紧紧的盯着那个盗贼说道:

     “你们既然认出了他,为什么不通知我们,难道你们俩还怕我们会抢功不成?”

     “不,我们并没有这种想法,只是这混蛋跟我们军情七处有着一笔陈年旧债,所以我们更希望亲手杀了他,当然现在看来这是我们的错,我们还是低估了这个家伙的实力。”

     盗贼迎着李泰有些严肃的目光,语气平静的说道,李泰知道作为暴风王国直属国王指挥的部队,军情七处有着非常自主的行动权力,

     虽然这次突袭的明面指挥官是伯恩中校,可整个计划的制定,前期准备却是军情七处一手包办的,所以实际上李泰并没有什么权力来质问军情七处的行为,

     但盗贼大哥还是给了李泰一个面子出言解释了几句,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之后的行动还需要李泰的部分配合。

     李泰想到了这些后,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质问有些过了,可能是第一次成为一个队伍的核心,让李泰的责任心突然变得大了不少,所以对于刚才盗贼这种一言不发就开怪的行为自然很不满意,

     幸好军情七处的大哥给面子,没有把李泰的质问直接硬顶回去,而是给了他一个大概的解释,这让李泰有了一个台阶往下走,于是李泰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对着盗贼点了点头,然后乔他们的身边说道:

     “刚才那个男人就是埃德温.范克里夫,军情七处的人想要拦住他,但是没想到还是让他给逃了,现在已经有一个盗贼去追他了,我们也要快点前进去支援他,

     但是大家还是要小心,埃德温.范克里夫既然都已经被惊动了,那么现在的情形就变成了敌暗我明,我们不知道在最上面会有什么陷阱在等着我们。”

     其他人都感到很吃惊,没想到埃德温.范克里夫会就这么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在他们面前杀掉了那些看起来唯一敢于与他们战斗的老石匠们,

     但现在情况紧急,已经没有时间让他们过多的考虑这里面的深意,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组成密集的阵形开始朝着舰船的最顶层走去。

     顶层的甲板更加的宽阔,这种地方显然不是打埋伏的好场所,所以当大家都顺利的走上顶层的甲板后,心里都小小的松了一口气,看来迪菲亚兄弟会真的出现了什么问题,居然没有任何人在他们半路袭击他们,

     但是在船尾船长室门口的一幕,却又让所以人紧张了起来,之前那个叫威尔的军情七处盗贼此刻正躺在那里,伤口处流出的血液已经把他染成了红色,看来在他们赶来之前这个盗贼就已经被杀死了,

     大家见此再次将阵形扩散开以防止敌人突然将他们包围,然后大家缓慢的朝着船长室的方向走去,可没走几步那个面容看起来四十有余,身穿一身灰褐色皮甲的埃德温.范克里夫就从黑暗的船长室里走出,

     他双手倒握着两把匕首神态平静的看着不断靠近的李泰等人说道:

     “你们这些暴风城的走狗终于来的,这一刻可让我等了好多年。”

     李泰看到埃德温.范克里夫居然一个人就这么出现,似乎是要开始嘴遁模式,于是也上前了一步大声说道:

     “埃德温.范克里夫,你和你的迪菲亚兄弟会今天就要接受最终的审判了,我们代表西部荒野人民军前来讨还你对整个西部荒野的人民所犯下的罪孽,

     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和人性,就扔掉武器随我们一起去接受西部荒野人民的审判。”

     “西部荒野人民军?别搞笑了,你们这些暴风城的走狗还想欺骗我吗?什么时候西部荒野的贫民们可以请的动军情七处和暴风城皇家大法师团的人,

     这么多年过去没想到你们这些家伙还是这么虚伪。”

     埃德温.范克里夫冷笑连连的对着李泰说道,他突然觉得和这些家伙说那么多毫无意义,于是他猛地向前一冲,眨眼间就来到了李泰的队伍前面,

     然后一个轻巧的转身抹过最前排的乔他们后,身形最终停在了李泰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