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NWPLADT"><details id="zwekm"><dialog id="GWZYTAXC"></dialog></details></source>

<frameset id="ponex"></frameset>
    <area id="pjlun"><summary id="TQOPJN"><nav id="48735609"><center id="sorujbyahm"><var id="rhdkmt"><legend id="498630"><fieldset id="zyqjscdalb"><tt id="76s3rOp"><p id="fvjru"></p></tt></fieldset></legend></var></center></nav></summary></area>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有字天书成无字天书(一)
        光严妙乐国的国都西面有座望娘山,那山上郁郁葱葱,长着许多的参天古树和藤蔓,树林中常常有狼的声声嚎叫,“饿——饿——”让山下住的人家不寒而栗。据山下进山砍柴和采药的人说,望娘山上阴森森的,虎狼出没,不经意间还会见白骨堆堆。

         在那山巅边上有一个山洞,山洞中住着一位老母狼精,已经幻化成人,其麾下有成百上千只雄狼精,狼是吃肉的。常言说:狗改不了吃、屎。那狼当然也就改不了吃肉的脾性,老母狼精住在山洞中,不知已有多少年代,诞下了那么多的子狼精。

         狼要修炼成精,当然不光是吸收日月之精华,还得有修炼之法才行。老母狼精该是有此造化,一日创世元灵从此路过,适逢阵雨,便在洞中躲雨歇息,阵雨下了两个时辰有余,创世元灵坐着无事,便在洞壁上刻下无以名状的通仙法语,此乃.“有字天书”,只是无人有缘识得。老母狼带着一群子狼占据这个山洞之后,整日面对这“有字天书”焚香膜拜,竟然也能幻化无穷。

         按说这老母狼精与创世元灵也还有点渊源,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恐怕这天、地、灵三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也是合该有事,那天宝月光吩咐宫女们将张有人和谣姬睡的被子铺盖全部拿出去晾晒晾哂,哪知张有人和谣姬睡过的被子有一股奶香气和仙气,特别是仙气,随着太阳光的照射,那奶香气和仙气在天际中弥漫开来,飘荡在天际之中,天空中的雄鹰、鵾鹏、鸿雁等飞禽布满了天空,也遮蔽了天日。

         老母狼精正坐在山巅等着它摩下的雄狼精们猎食回去供它享用,忽然闻得天际中飘散着仙气和奶香气的混和味道,全身兴奋异常。虽然老母狼精对着洞壁上的“有字天书”天天膜拜,修成了幻化之体,也成了精,但毕竟老母狼精和它的子孙们没有仙缘,成不了仙体,如今有了温氲仙气,何不去沾舔上身,从而修成仙体?

         “饿——啊——,”老母狼精对着天际一声呼嚎,雄狼子精们听见呼嚎呼啸而至,从山中、从天际狂奔而至。

         老母狼精坐着望娘山巅,看一眼它的子孙们,心中透着欣喜,它的子孙们有的披着树皮,有的穿着麻布长衣,还有的穿着棕丝长衫。老母狼精知道,子孙们身上穿的大多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有的是抢的,有的可能还是顺手偷的!

         “小的们,你们可是闻着味道了?”老母狼精问道。

         “闻着了,闻着了,有仙气,有奶香味……”小的们一声嚎叫。那嚎叫让望娘山中的虎豹等野兽都仓皇逃离。

         “想不想成仙啊?”老母狼精又问道。

         “想,想,想……”狼嚎声又响起一片。

         “嗯,……好,知道仙气和奶香味的来源处吗?”老母狼精又问。

         小的们不作声沉默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此时,一位身披麻布长衣的老狼走出来说道:“禀告仙祖,据我所知,仙气和奶香味都是来自光严妙乐国!”

         “光严妙乐国?”老母狼精沉思片刻,抬起狼头对着光严妙乐国一声嘶嚎:“饿——饿——”

         “光严妙乐国?!我一直在注视着。前些日子,那国中常常焕发出时隐时现的祥瑞之光,看来有仙主降临在了光严妙乐国。”老母狼精说道。

         “仙祖,小的有一言禀告。”麻布长衣老狼说道。

         “讲。”老母狼精说。

         “仙祖,让我带着一位小伙伴先去光严妙乐国窥探一番,如何?”麻布长衣老狼说道。

         老母狼精抬头看看头顶的太阳,忽然它觉得太阳的光血红血红的,有些碜人。老母狼精在阳光中打了一个寒颤。

         “好,你带着你的小伙伴去窥探一番,我怎么觉得有些心神不宁!?”老母狼精说道。

         麻布长衣老狼走近一位身披红麻短衣的母狼说道:“走,我们去光严妙乐国!”

         红麻短衣母狼是麻布长衣老狼的情狼,当它们两狼正要离开望娘山巅的时候,老母狼精忽然叫住了它们,笑着对红麻短衣母狼说道:“老狼是你的情狼吧?”

         红麻短衣母狼不知老母狼精是什么意思,只好硬着头皮答应:“是,仙主,它是我之情郎!”

         由此,现在情妹妹或情姐姐称自己的情人为“情郎”,即是由此而来。

         麻布长衣老狼与红麻短衣母狼下了望娘山,变化成小夫妻俩一前一后地直奔光严妙乐国而来……

         西昆仑山上,创世元灵忽地打了一个喷嚏,似是震得地动山摇。创世元灵的喷嚏早已经惊动了创世元灵的四大徒弟鸿钧老祖、混鹏祖师、女娲娘娘、陆压道君,四大徒弟跪匍在地聆听驾旨法令。

         “鸿钧老祖留下,其他的散了!”创世元灵发下法旨。

         混鹏祖师、女娲娘娘、陆压道君跪退离开后,创世元灵法旨令下:“鸿钧老祖,三界主宰有难,速去救援,本座不应伸手过长,但你等反应迟缓,三界主宰罹难,三界又要多多少年乌烟混乱,这次你要亲临光严妙乐国,让黎民大家免遭生啖,要快……”

         创世元灵闭上了法眼,用玄清声传声道:“也怪当初那场阵雨,让本座滞留洞中,留下了有字天书,未曾想,一条老母狼占据了那洞,天天焚香膜拜,采集日月精华,竞也成了变化无穷的精怪。你们留下狼种,灭了精怪,将有字天书涂掉!”

         鸿钧老祖的身后跪匍着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

         鸿钧老祖领旨跪退而下西昆仑。

         鸿钧老祖掐指细算,不觉暗地一笑:“此是师尊留下的冤孽,怪不得!”

         通天教主见了,问道:“师尊,你为何暗笑?”

         鸿钧老祖捋须又一笑:“可怜天下苍生,从此没了‘有字天书’,只有‘无字天书’了!”

         “师尊,这是为何?”通天教主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