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NWPLADT"><details id="zwekm"><dialog id="GWZYTAXC"></dialog></details></source>

<frameset id="ponex"></frameset>
    <area id="pjlun"><summary id="TQOPJN"><nav id="48735609"><center id="sorujbyahm"><var id="rhdkmt"><legend id="498630"><fieldset id="zyqjscdalb"><tt id="76s3rOp"><p id="fvjru"></p></tt></fieldset></legend></var></center></nav></summary></area>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建储大典(二)
        宝月光雍容华贵,净德王健步硕伐,宝月光的眼光征服了殿中的所有大臣和侍从。

         大殿中一片呼喊“万岁、千岁”之声。两辆推着张友人和谣姬的童车紧随其后。

         净德王携着宝月光来在王宫大殿正中站定,忽然一道祥光在地中飘起。

         国师上前启秉:“陛下,建储大典吉时已到。”

         “国师,建储大典开始。”净德王发下旨意。

         “有请丞相上朝。”国师呼道。

         此时,文武百官,文臣武将都已列班等待。

         丞相上前几步,对净德王说道:“陛下,请旨意。”

         净德王看了一眼宝月光,退后一步将张有人从童车之中抱了起来,对着众大臣说道:“我净德王,凭空获得一子一女,失去爱妻,又娶得天下美媚。今且决定将我西宫之子张友人立为储君。现举行建储大典,一应反对之词请勿多言。”

         净德王说完将张有人抱着站在大殿正中,脸上笑意绵绵。此时,留在另一辆童车之中的谣姬大哭起来,宝月光立即走过去将谣姬抱了起来。

         谣姬不再大声哭泣,但仍然似伤心地抽泣。

         净德王看了一眼丞相。

         丞相又站高一点,摊开竹简,宣读诏书。

         丞相的声音在王宫正殿朗朗响起:“自古帝王继天立极、抚御寰区,必建立元储、懋隆国本,以绵宗社无疆之休。朕缵膺鸿绪、夙夜兢兢。仰惟祖宗谟烈昭垂。付托至重。承祧衍庆、端在元良。子有自然又名有人,天赐而来。天资粹美。兹恪遵创始元灵、宇天慈命。载稽典礼。俯顺舆情。谨告创始之祖,从此建立人神宗庙及中界社稷。于创始元灵之天日,授人灵以位之册宝。立为太子。正位唯一之储君,以备王之万年后以统光严妙乐国之重,维系昆仑西海之心。特此宣告并布告天下咸知昆仑山下。”

         丞相宣读诏书完毕,文武百官,文臣武将,全都跪伏在地山呼“万岁”与“千岁”。

         王宫正殿外鞭炮齐呜,鼓乐宣天。

         净德王抱着张有人满脸笑意。宝月光抱着谣姬也是笑意弥漫。

         文武百官、文臣武将朝贺完毕,净德王发下旨意:“为庆贺建储大典成功,王子立为太子,宫内大宴宾客三天。”

         “陛下万岁,太子千岁!”文武百官、文臣武将又是跪地山呼“万岁”、“千岁”。

         建储大典结束,丞相与国师布置国宴。净德王和宝月光将张有人和谣姬放回童车之中,在侍者、侍女、宫女的簇拥之下向后宫而去。

         净德王和宝月光边走边说话,净德王试探着说道:“王后,现今王子已贵为太子,王后你也该正位了吧?”

         “陛下,请千万别再提及此事,还是依我们的约定之言吧!”宝月光站住说道。

         净德王微微一笑:“王后真正一诺千金。”

         到了王后宫,宫女们把张有人和谣姬从童车之中抱出来,放到床上,那张友人却安静地睡了过去。

         宝月光看着张友人安静的睡姿,心中不觉对宫女星秀看见的那对小夫妻飞升而去的事心有大悸。宝月光对净德王说道:“陛下,那对小夫妻我觉得对太子和谣姬不利。”

         “王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愁也无益。”净德王劝道。

         话说鸿钧老祖带着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奔光严妙乐国而来,快到光严妙乐国地界之时,忽见云层中有两道污秽之气冲天而起,鸿钧老祖见了,对通天教主说道:“你去看看,是什么孽障?如此气冲霄汉,看来定是厉害之畜!”

         通天教主领了法旨,仍变化为长袍老者直奔那污秽之气之处而去,衣袂飘飘,白云缭绕。

         那污秽之气正是望娘山的麻布长衣老狼和红麻短衣母狼装扮成的小夫妻俩发出的,那小夫妻俩由于寻着了仙香、奶香之气,好不高兴,两人一路兴奋难捺,直奔望娘山而去,也许是兴奋过度,却忘了掩饰,就是这兴奋过度,使得小夫妻两人来灭顶之灾。

         直到长袍老者靠近了麻布长衣老狼和红麻短衣母狼,这一公一每两条豺狼才发现长袍老者,长袍老者大喝一声:“孽障,往哪里走?”

         两条豺狼见来者不善,知道躲是躲不过去的,相互一使眼色,使出“天狗吃月”的仙术向长袍老者猛扑过去。

         长袍老者冷笑一声,断喝道:“两条孽畜,竟敢侵犯本教,看来真是不想活命了!”旋即伸出右手轻轻一挥,便化解了两条豺狼的攻击。

         右手一挥,轻描淡写,两条豺狼知道今天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对手,或许今天两条狠命就会毕于此。两条豺狼哀号一声:“窝——恶——饿——”,哀号传遍天际。

         长袍老者听见哀号,怜悯之心顿生,说道:“孽畜,只要你们听我的话,我便饶你们不死!”

         两条豺狼一听赶紧跪倒在云层,连连叩头:“一定听老者之言。”

         麻布长衣老狼和红麻短衣母狼即使跪在地上也相互依偎着,这更让长袍老者有了爱怜之心。

         “我且问你们,你们这是从哪儿来?”长袍老者问道。

         麻布长衣老狼斜眼瞄了一下红麻短衣母狼,示意她不要乱说话,麻布长衣老狼向前跪走两步回答道:“禀告老者,我们从光严妙乐国而来。”麻布长衣老狼没有说假话。

         “去做甚?如实说来。”长袍老者又问。

         麻布长衣老狼回答道:“老者,容我慢慢禀告,我们原是望娘山巅仙主门下的小云生,那日仙主闻见光严妙乐国发出了仙香之味,便让我们去打听那仙香之味是从哪里发出的。”

         “你们打听到了吗?”长袍老者问道。

         “打听到了,那仙香之味是从光严妙乐国的王后宫里传出的,而且还夹杂着奶香味,我们两个也见着了那小仙童和小仙姑。”麻布长衣老狼如实回答道。

         “你们刚才是不是赶回望娘山去报信去?”长袍老者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