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NWPLADT"><details id="zwekm"><dialog id="GWZYTAXC"></dialog></details></source>

<frameset id="ponex"></frameset>
    <area id="pjlun"><summary id="TQOPJN"><nav id="48735609"><center id="sorujbyahm"><var id="rhdkmt"><legend id="498630"><fieldset id="zyqjscdalb"><tt id="76s3rOp"><p id="fvjru"></p></tt></fieldset></legend></var></center></nav></summary></area>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空中叫声(一)
        小有人的哭声飘荡在黑暗之中,虽然有声若震雷的洪水之声,但那哭声却好象穿透了黑暗,也穿透了苍穹,传得很远很远。

         小有人将小嘴唇偏在了一边,拒绝了男人伸过去的手腕。

         小有人不吸食父亲的鲜血,小有人被血腥味吓得哭了起来。

         “有人他爹,你吓着有人了,有人不吸食鲜血。算了,还是将有人吸食奶汁吧,就是不知道有不有奶水!”女人边说边摸索着将**头塞进了小有人的嘴里。

         “有人娘,有人不吸,你吸食一点吧,不然明天小有人就没有奶水了,这洪水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退去!”男人说道。

         女人本想拒绝,但觉得男人说得有道理,便没有再拒绝男人伸过来的手腕,轻轻地吸食了两口男人手腕里流出来的鲜血。

         女人刚刚吸完两口,天际间猛地又是惊起一声惊雷。

         小有人也许喝到了女人的奶水,没有哭泣。

         男人从身上撕下一块衣服,将自己的手腕扎了起来。

         洪水在继续肆虐着,咆哮着。男人将女人揽入怀中,轻声说道:“我们也歇息吧,有人娘,尽量别动,你身体还那样虚弱!”

         “好,有人他爹,我也累了,我靠着你歇息歇息!”女人说道。

         女人靠着男人睡了过去,小有人好象也非常懂事似的,似乎也睡着了。

         男人轻轻地拥着女人,头脑里一片空白,在这样的绝境之中,还有什么事情可以想起?

         唯独能够想起的就是女人怀着小有人的那些日子,自从女人怀孕上身后,在几年前就有生育的征兆,可是一直没有生育,现在算起来,小有人在女人的肚腹之中已经生活了整整十二个年头了。想不到,这一生下地,竟然是如此的遇着洪荒之难!

         男人也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首先醒来的是男人,天已经亮了。男人睁眼一看,差点没有吓过半死,昨天来围着他们筑起墙壁遮挡洪水的竟然是大小不一的蟒蛇!

         男人很快镇静下来,不可理喻地看着那些蟒蛇,然而,男人知道,也正是有了这些蟒蛇,他们一家三口才避免了被洪水冲走!

         “谢你们,可是,等会儿有人妈醒来会被吓着!”男人的话又象是对自己说的,又象对亲人般一样说的,还有些自言自语的味道。

         男人的话起了作用,蓦地天空中传来了一片凤凰鸟的嘶鸣声,那些凤凰铺天盖地,每一只都朝着草木房屋飞来,在草木房屋顶看了看之后,都落在了屋脊之上。

         女人仍然沉睡着,小有人也好象没有醒。

         当那些凤凰落脚之后,先前围着男人、女人和小有人筑起围墙的蟒蛇们逐渐地离开了。

         蟒蛇一离开,展现在男人面前的是另外一种景象,那些凤凰们都躺倒在洪水之中,用凤凰之驱硬生生筑起了一道防洪高墙,让洪水绕开了!

         女人此时已经醒了,看了那种景象,不解地看了看男人。

         男人揭开女人包裹着小有人的衣服,看了看小有人,说道:“龙凤护佑,天地主宰!”

         天已经大亮了,男人放开女人,站了起来。男人发现,那滔天的洪水根本没有消退,浊浪滔滔,挟裹着浪渣汹涌而下。

         男人又看了看天空,天空仍然阴沉暗然,黑云厚重。

         男人对女人说道:“有人娘,我们坐下,耐心地等待吧!”

         “有人他爹,只是这样等待下去,何时是尽头?”女人忧愁地说道。

         “有人娘,不这样等待又能怎么样?”男人唉着气说道。

         “有人他爹,没有吃的,怎么挨得下去?”女人说道。

         男人不知道这事怎么解决,虽然有凤凰挡着洪水,但没有吃的,也只能静静等待死亡。

         女人的话刚刚落地,突然间那天空中的黑云透出了一丝光亮,光亮处一闪飞出两只凤凰。两只凤凰只奔草木房屋而来。

         男人站了起来,看着飞来的两只凤凰好象挟裹着树枝。两只凤凰停留在屋顶之上,放下那些树枝就飞走了。

         男人走过去,一种高兴的情绪涌了起来,凤凰放下的那些树枝上结着鲜桃和鲜李。

         男人什么也没有考虑,将那些树枝一抱便抱到了女人的面前,高兴地说道:“有人娘,这下好了!”说着便摘下一颗鲜桃在衣服上擦了擦之后就递给了女人。

         女人接过鲜桃笑了,看了看鲜桃吃了起来。

         “这桃不知有人能吃不?”男人问道。

         “让有人吸点桃汁,试试?”女人看着男人。

         女人说着便将自己啃破的鲜桃,挨在了小有人的嘴唇边。没想到,小有人露出了笑脸,而且吸吮起鲜桃来。

         女人看着男人笑了,男人看着女人笑了。

         女人身体虚弱,吃了两颗鲜桃,又吃了几粒鲜李了。

         男人只吃了一个,本来依着他的身体,他是可以一顿将所有的鲜桃、鲜李吃定的,但他忍着,因为,他不知道洪水何时会消退!

         吃了鲜桃、鲜李,女人拥着小有人在男人怀里睡了过去,也许女人刚刚生产,遇着这滔天的洪水,仅这惊吓一项就让人够累的了!

         男人看着黑云厚重的天空,联想着这洪水的上游肯定还在下大雨,因为,洪水不但没消,反而还在上涨。

         那些蜷伏着的凤凰遮拦着洪水,被洪水一浪一浪地冲击着,但不管洪水如何冲击,那洪水就是越不过凤凰筑起的那道羽翼之墙!

         男人也觉有些疲倦,他也闭上眼晴小憇。

         “喳……”一声惊雷响起,惊雷惊醒了男人。

         男人睁开眼睛一看,天际中的黑云处又被撕开了一道光亮处,光亮处又有两只凤凰飞出……

         到中午时分了。

         两只凤凰又挟裹着许多树枝,如前两只凤凰样,将树枝放在房顶便飞走了。

         男人走过去,见树枝上仍是许多的鲜桃和鲜李,此时女人也醒了过来,男人对女人说道:“有人娘,我怕不会送来了,又有呢!”

         “有人他爹,早晨你只吃了一颗鲜桃,刚才你可以放心地吃了!说不定晚上还会送来!”女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