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NWPLADT"><details id="zwekm"><dialog id="GWZYTAXC"></dialog></details></source>

<frameset id="ponex"></frameset>
    <area id="pjlun"><summary id="TQOPJN"><nav id="48735609"><center id="sorujbyahm"><var id="rhdkmt"><legend id="498630"><fieldset id="zyqjscdalb"><tt id="76s3rOp"><p id="fvjru"></p></tt></fieldset></legend></var></center></nav></summary></area>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小山村蒙难(二)
        小有人的笑声显得碜人,然而,此时谁也顾不了谁了!

         “轰——轰——”洪水的肆虐声声震如雷。

         惨叫声,一声连着一声。还有房屋倒伏的爆裂声。

         男人原准备出去看个究竟的,此时他似乎感觉到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他脚下的土地开始颤抖。男人返身进到房里,急急地说道:“有人娘,快点,外面洪水来了,大得很,好象是从天上来的一样!”

         “天,这往哪里去躲呢?”女人刚刚经历了生产,还很虚弱,有气无力地说道。

         女人虽然嘴上那样说,但她还是迅捷地坐了起来,并一把抱起了小有人。

         “有人娘,快点上房去!”男人说道。

         女人觉着身体软软的,动了动,显得很迟缓。

         男人再也没说什么,将女人一把背在了背上。

         “好好抱着有人!”男人背起女人,一只手将木梯便向房屋的楼上搭去,也不管木梯安没安稳,就向木梯上爬去。

         “有人他爹,这房顶又起什么作用?”女人在男人背上一手抱着张有人,一手紧紧地抓住男人的背膀。

         “有人娘,只能一这样了!”男人无可奈何地说道。

         男人非常健硕,他几步便从木梯上跨上了楼。

         然而,当他站在楼上向房顶一看,顿时有些傻眼了,房顶上盖着的茅草和杉树皮,被葛藤紧紧地捆扎着。当时盖上房时,要防止被风刮走!

         男人放下女人,将木梯拉上楼去并顺势向房顶搭去,也是凑巧,那木梯刚好搭上房顶。

         男人“蹭蹭”爬上木梯,奋力地将房顶上盖着的茅草撕扯开一个大洞,然后又下来将女人背上爬了上去。

         男人站在木梯上将女人和小有人一道从撕扯开的大洞中塞了出去,之后自己才钻了出去。

         到了房顶男人和女人发现,村庄早已经没有了,四周围都是汹涌澎湃的洪水,他们这栋草木房屋象有什么神力一样屹立在涛涛的洪水之中!

         “喳……”天际一道闪电,接着响起一道惊雷。由于没有天地主宰,那惊雷的声音也与如今大不一样。

         女人哭丧着脸问:“有人爹,这该怎么办?”

         洪水继续在上涨,草木房屋摇摇欲坠!

         男人听了女人的话,也不知道怎么办,他看了看苍穹,深远的苍穹好象比平时离得近了些,因为那里塞了厚厚地一层黑云。

         女人见男人没有说话,又说道:“天,这该如何是好?”

         男人虽然知道他们一家三口已经身陷绝境,但似乎并没绝望,他一把将女人和女人抱着的小有人揽如怀中,索性在房顶的脊上坐了下来。

         “等!”男人说。

         男人发现,虽然洪水在继续上涨,草木房屋被水冲刷着,摇晃着,但草木房屋如同生了根一样,没有被冲漂浮。

         男人感觉有一种无形的神力在护佑着他们。

         男人看着女人,目光显得很沉稳。

         男人伸手拉开女人怀里遮盖小有人的衣服,看了一眼小有人,此时,小有人已经沉沉地睡着了!

         “有人他妈,你看有人多淡定!”男人说。

         “有人爹,有人刚生下地,他懂什么?”女人回答。

         “懂,有人一定懂。天上有惊雷,周围有洪水,声音这么大,他竟然能够睡得这样安稳,我看他不是神就是仙!”男人说。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

         女人叹道:“天要黑了,洪水不知什么时候能够退去?”

         “有人他妈,只要天上不再落雨,洪水就会很快退去!”男人回答。

         “唉,有人今后肯定是天地间的栋才,不然怎么一生下地就遭这么大的难?”女人忧愁地叹道。

         “有人生下地时,有很多的异照显现,只是可怜了村里面的乡亲们,都蒙难了!”男人也忧愁地叹道。

         女人听了男人的话,对男人说道:“村里乡亲们蒙难,可与有人无关,有人这么小遭这么大的罪那又怪谁?”

         天已经完全黑了,逐渐地达到了伸手不见五指。

         天上云层浓厚,没有下雨,只时不时响起惊雷。

         洪水仍然在上涨,草木房顶只剩屋脊没有被洪水淹没了!

         忽然间,男人和女人都感觉洪水中有什么东西在游动,虽然天黑看不见什么,但男人和女人感觉象洪水在消退,而且洪水声也好象被什么隔断开来,没有先前那样的声震若雷了。

         男人放开揽着的女人,说道:“我看看!”男人站了起来。

         男人站起来向四周伸手一摸,发现周围象有一堵冰冷墙壁围了起来,或许外面的洪水已经淹没了屋脊,是这堵冰冷的墙壁将洪水拦在了外面。

         男人心生诧异,但他没有伸张,他默默地又坐了下来,然后仍将抱着小有人的女人揽在了怀里。

         “有人他妈,要不你先睡会儿?”揽着女人的男人感觉女人的身子在轻微地发抖。

         刚生了孩子,身子本来就很虚弱,又突遇洪水,受了惊吓,加上已经大半天没有吃东西,女人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发抖。

         “有人他妈,你冷吧?”男人又问道。

         “嗯。只是感觉有些饿!”女人回答说。

         “饿?这——?”男人觉得女人提出的问题没有办法解决,这洪水滔天的,在哪里去弄吃的?

         女人惨淡地笑了一笑:“有人爹,我也没别的意思,水这么大,哪里会有吃的?我只是担心没了奶水,饿着有人。”

         男人又将揽着的女人放开,然后侧身在一旁,他从自己的身上掏出小石刀,一咬牙在自己的手腕上一划,划出了一条小口子。

         男人感觉有血从划出的口子上流了出来,男人对女人说道:“有人他妈,来吮着!”

         说完便将自己刚划出的那道口子塞进了女人的嘴里,女人嗅出了一种血腥味,说道:“有人爹,我都不要紧,让有人吸吮吧?!再说你又不是铁打的,看样子这洪水消退还有些日子!”

         男人听了女人的话,正准备将手腕伸向小有人的嘴边时,小有人却突然大声地哭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