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NWPLADT"><details id="zwekm"><dialog id="GWZYTAXC"></dialog></details></source>

<frameset id="ponex"></frameset>
    <area id="pjlun"><summary id="TQOPJN"><nav id="48735609"><center id="sorujbyahm"><var id="rhdkmt"><legend id="498630"><fieldset id="zyqjscdalb"><tt id="76s3rOp"><p id="fvjru"></p></tt></fieldset></legend></var></center></nav></summary></area>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4 命真够硬
        南川瑾顾不得其他,他双眸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人。

         这个女—人,明明没有任何的武功,为何她能在他面前如此轻而易举的杀掉了他的近身侍卫。

         李锦绣看到这一幕,更是吓的全身哆嗦,只双眼一番,啊的尖叫一声后,昏死过去。

         昏死前,她还不忘算计的喊出,“王爷的孩儿,真是没有福气来到这个世上啊!”

         在南瑾国,谁都知道,皇室血脉稀薄,如今南瑾国内,仅只有当今年轻的皇帝和南川瑾两个皇室血脉。

         传言南瑾当今皇帝,不近女色,一个侍妾都没有,更何况的妃子呢。

         就现在的情况,南川瑾虽然只是个王爷,但他播出去的种子,就意味着下一代的皇室血脉。

         李锦绣昏死前喊出那一句王爷的孩儿,不过就是喊给那些宾客听,她轻云浅这是在谋杀皇室的子嗣,不单单是南川瑾的一孩子那么简单。

         人人看着下身血渍干涸,虚弱不堪,脸色惨白,悲痛欲绝昏死过去的李锦绣,心中都十分的怜悯,随即,他们想到了导致这样一个弱女子悲惨结果的罪魁祸首就是轻云浅。

         那个南瑾国只懂得吃喝拉撒睡的第一废物,大字不识一个,甚至是,一点爱心都没有,只有没有一丝肚量,只懂得暗害柔弱女子的轻云浅。

         众人的眼睛充血,恨不得上前为李锦绣讨回公道。

         轻云浅自然感受到了那些人的目光。她如今是蓝云浅,魂魄是强势,嗜血,残忍的蓝云浅。

         不是那个只懂得隐忍的轻云浅。

         虽然她这个身体,早就已经被大家公认是第一废物,加之刚刚她无情的杀害了那四个侍卫。

         只怕更做实了她嫉妒生恨,残忍黑心的罪名。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

         她活过来了,胸口插着一把寒剑,但她活过来了,即使身体的主人死了,但却将所有记忆都留给了她,不是吗?

         她蓝云浅深信,这个女子,一直那么隐忍的活着,早就厌恶了。

         有着如此的惊人的才华,却死守着母亲临终前的那一句话,生生的让自己成为一个人人瞧不起,人人都可以欺负的第一废物。

         这个身体的主人,有着和她蓝云浅一样傲人的皮囊,姿色绝世,无人能敌,就是她蓝云浅的身体和灵魂一起穿越来了这个时空,她也不觉得她之前的那幅皮囊能胜过这幅皮囊。

         轻云浅,也就是蓝云浅,根本就不想理会那些人的眼神,这样的眼神,她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她胸口的血止住了,大红的新娘袍子和鲜血混成了一片,沾染着她的身子。

         这一剑,确实是偏出了分毫,错过了她的心脏,若是再向中间去那么一毫,她左边的这颗心脏,也确实就回天乏术了。

         南川瑾看着眼前这个嚣张的女—人,这个废物,今天,她倒是给了他很多个措手不及。

         他是当今的瑾王,他想要谁死,谁就活不过明天,他要的就是在拜堂之时,一剑杀掉这个废物。

         可他明明是稳当的刺入了轻云浅的心口,为何这个女—人还能活过来。

         他当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个女—人的命,真是硬。

         想到这里,南川瑾不自觉的将自己的想法脱口而出。

         “你的命,真够硬!”

         也正是这一个恍惚,蓝云浅看到了那个深邃的黑暗眸子里,真正的杀意。

         他不是故意要放她一马,他当时,是真的狠心的要杀了这个身体的主人。

         蓝云浅没有了傲人的灵力,她看不透人的心神,所以,在刚刚,她以为这个黑暗的男人是故意要放轻云浅一马,才剑偏一分,却不想,是这个身体奇特的构造,让她逃过了一劫。

         轻云浅活腻了,谨守了几年的心在寒剑没入胸口的时候,就绝望了。

         因为绝望,因此绝生。

         轻云浅死了,所以,她蓝云浅得以重生。

         她刚刚洞悉了南川瑾的真实想法的时候,左右心口,都苦涩疼痛,额头的冷汗,顿时冒出来。

         南川瑾武功卓绝,内力深厚,自然是将蓝云浅的虚弱看在眼里。

         此时正是好机会。

         轻云浅敢反抗,敢杀他的侍卫,那就别怪他下狠手。

         “本王孩儿的命,和四个侍卫的命,你轻云浅今日就算是有免死黄衫,也只够用一次。”

         南川瑾抬起脚步,逼近轻云浅,“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本王孩儿的命一条,本王四个忠心侍卫的命四条。你免死黄衫在身,可抵过一条命,可今日,你欠下了五条人命。抵过来了一条,你也还欠下四条命。拿命来吧!”

         南川瑾眸子透出彻骨的寒意,更是浓烈散不开的杀意。

         沁儿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场面,她怕,看着脚步逼近的瑾王,她的两腿发软,可她还是咬紧牙关,强忍着无力感,强迫自己迈出步子,以从来都不知道的速度冲到轻云浅的身前。

         “王爷,沁儿愿意一死抵命!”

         南川瑾是何等的身手,他已经明目张胆的下了杀心,又怎么可能会让没有内力的轻云浅逃过。

         她刚刚杀那四个侍卫的时候,身手确实诡异,步子移动的速度,更是超出了常人,甚至在多数有内力的高手之上。

         不过对他来说,轻云浅的速度,还是逊色多了。

         他想杀轻云浅,怎么可能让她再次好运的躲过。

         嘎嚓一身,细柔的脖颈被捏断。

         只是眨眼睛的事情。

         蓝云浅眼眸深诋闪过一抹痛,当沁儿嘴角挂着血的头颅转过来,脸上含笑的看着她的时候,她再一次回到了无数个嗜血暗杀的日子。

         没有一点温度,没有任何的光明,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和寒冷。

         在那个世界,蓝姨是她的亲人,是给她一丝温暖的人,她死了,来到这个世界上,沁儿是哭泣着,不离不弃唤醒她的人,是怕的发抖,却还是要站在她身边,为她撑起身体的人。

         沁儿不过才十三四岁,比她还要小一岁,不过还是个花样年华的少女,却是如此的让人心中温暖。

         “小姐,沁儿以后不能照顾小姐了!”

         蓝云浅本可以躲过南川瑾的杀招,不需要沁儿的帮忙,她当时以为沁儿都怕的发抖了,不可能还有什么心思和力量来保护她。

         可她错了,沁儿,就算是怕的发抖,还是爆发了无穷的力量,闪身到了她的身前,挡住了南川瑾致命的击杀。

         “沁儿!——”蓝云浅来到这个时空,来到这个世界上,不过才短短的一炷香的时间,却让她再一次失去一个亲人。

         她不允许,蓝姨因为她的仁慈和自私,不得不被丢去无边的黑洞时空,和死,能有什么区别,沁儿,因为她的自以为是和瞬间的软弱,失去了花儿一样灿烂的生命。

         她就这么短短的时间,任由人夺去真正关心她的人的生命。

         她,是蓝云浅。

         杀,杀,杀无赦。

         全都该死,全都该死!

         蓝云浅朝天长啸,顿时,衣袂翻飞,梳妆好的云髻散开,头上的凤钗喜簪朝着南川瑾飞射而去。

         寒风透着黑暗死亡的气息,从四面八方而来,卷吹着庭院里所有人。

         瞬间,红烛上的灯火统统熄灭,院子里,只有寒冷的月华洒在衣袂翻飞,陷入癫狂的轻云浅身上。

         她的发丝飞扬,眼睛猩红,双眼仇恨一切,目光扫在哪里,哪里都会像被人下了死咒一样的困住,花草失去了活力,耷拉下枝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