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NWPLADT"><details id="zwekm"><dialog id="GWZYTAXC"></dialog></details></source>

<frameset id="ponex"></frameset>
    <area id="pjlun"><summary id="TQOPJN"><nav id="48735609"><center id="sorujbyahm"><var id="rhdkmt"><legend id="498630"><fieldset id="zyqjscdalb"><tt id="76s3rOp"><p id="fvjru"></p></tt></fieldset></legend></var></center></nav></summary></area>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剑刺心
        这个男人,穿着一身的红装,他是谁?

         蓝云浅怔愣思索间,耳旁响起稚嫩,且破涕开笑,欣喜的高兴声。

         “小姐,小姐。沁儿就知道,小姐福大命大,即使中了王爷的这穿心一剑,也定然能安然醒来的!”

         蓝云浅这时,不得不守住自己的那段暗黑的记忆。

         她侧首冷眼看着她身旁,半跪在地上半抱着她身子的女子,这女子,好小,也不过才十三四岁,白皙稚嫩的脸颊,泪痕挂满双颊,纯净的如同春阳一般的双眸,先是真挚发自内心的欣喜,而后是一阵错愕。

         叫沁儿的女子身子一滞,小姐,她的小姐,怎得如此的可怕,小姐的眼神,好陌生,好似,她沁儿,也不是小姐能近身的人。

         蓝云浅将哭得凄惨少女的神色收入眼底。

         脑中那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猛然侵袭上来,让她一阵晕眩!

         她只觉得彻骨的冷,和无尽的绝望迅速的占领了四肢百骸,她的心,有一块儿地方,好冷好冷。

         她低首,看向胸口。

         一把注入了寒气的剑稳稳的插在她的心口。

         不是那纤长的臂弯化成的剑,而是千年玄铁铸造的一把绝世好剑横插在她的心口,她没有任何震惊,而是再次抬起头,冷冷的看着眼前那个绝美的男子。

         凭着一个不属于她自己记忆的记忆,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即将要拜堂的夫君,是一个她必须要依靠的男子。

         只可惜,她就差一点,就能点头拜堂完成之时,突如其来的变故,胸口得到的,却是心心恋恋,爱慕了五年的男子毫不留情给出的一剑。

         她蓝云浅,用灵力毁天灭地,毁掉了百万的红血人,她真实的身体,早已经炸为灰烬。

         如今她重生了,这具身体,如今归她所有。

         那么,谁,都没有权利动她一根汗毛。而这一剑,她势必要还回去。

         “小姐!”沁儿虽然不知道为何她的小姐醒了过来,但周身,却是无止尽的让人害怕的死亡气息。

         但她,不能怕,不能远离小姐。

         从进入这个王府,一切,都是别人的阴谋。

         那个站在王爷身边,娇娇滴滴哭泣着,被几个丫鬟搀扶着的女子,早就算计好了一切。

         她的小姐,何其的善良,何其的明白礼义廉耻,何其能忍,无论受到什么样的伤害,都能平静的安于一处,安静的活着。

         而今日,却因为这个女子,她的小姐,拜堂成亲之日,却得到了王爷的利剑穿心的处罚。

         她恨,恨自己只是一个会端茶倒水的丫鬟,恨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不能端起菜刀活生生的剁烂那个女人。

         蓝云浅接着沁儿的力道,让自己稍稍的清醒。

         她接受着身体主人的记忆。

         这个身体的主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舞曲绝伦,更甚者,医术更是一绝。

         这个身体的原先的女主人,简直就是个天才中的全才。

         她蓝云浅是蓝血人,有着得天独厚的灵力护体,在很多方面,也是天赋异禀,但她蓝云浅可以肯定的是,她若是没有灵力,也不见得能有这个女子如此高的天赋。

         女子是当朝宰相之嫡女——轻云浅,娘亲在她三岁时,便魂归天际,娘亲留给她最多的一句话便是,韬光养晦,凡事都得忍,直到找到一个值得依靠得男子后,才可将满腹得惊人才华展示在世人面前。

         哼——

         忍,不过是想要得到一处安身之所,但忍,一样会助长别人得气焰,将自己摆在别人面前任其揉扁搓圆,任人宰割罢了。

         现在,她是蓝云浅,是一个黑暗的女人,是一个不愿意再寻找光明的女人,她蓝云浅重生了,从今日起,她就做一个暗黑无边的黑心女人。

         谁敢欺负她,她万倍还之。

         这一剑,她记着,这里,所有的人,所有欺负这个轻云浅的人,她都会为她讨回来。

         她蓝云浅,要站起来,不再昂首那个在心中爱慕来五年的男子,她与他势不两立。

         沁儿感受到她家小姐努力挣扎,想要起身,她连忙扶住,每动一下,她家小姐心口的血就不断的往外涌,嘴里的血,也一样不断的往外涌。

         如此瘦小的人儿呢,脸色苍白无色,在红色烛光的照射下,没有一丝的血色。

         她心中再担忧着小姐的身体,也要依着小姐的心思,她的小姐,凡事都忍着,但也是有尊严的忍者,而今日,她的小姐跌坐在地,人人俯首看之,鄙视,得意,幸灾乐祸等等,那些不安好心,不怀好意的人大有人在。

         王府中,宾客上千,却无一人露出一点点的同情之色。

         见轻云浅站起来,围观的宾客倒抽了一口凉气,瞬尔,又是防野兽似的,鄙夷和防备于一体的眼神旁观着。

         眼前的男人是南瑾国第一公子——南君瑾,文韬武略,南瑾第一。身段样貌,更是南瑾无人能比。

         他有骄傲的资本,也有掌握着卑微人们的生杀大权。

         “黑心肠的毒妇,才刚踏入本王王府,就嫉妒生恨,罔顾人命,随便杀人。今日,本王一剑刺穿你这个贱人的心口,你大难不死,但不代表本王三个月大孩儿的命就此一笔勾销!本王的孩儿,岂是你这南瑾第一废物的命能换得了的!”

         第一废物!

         对,就像作为奴才的红血人,即使是一万个红血人的命,也抵不过蓝血一人。

         她能理解南川瑾视轻云浅的命如粪土,视她身边那个哀怨悲痛不绝的女人腹中孩儿的命如至宝的观点,但她是蓝云浅,不是轻云浅,虽然只是名字只是一字之差,但她就是她,是一个堕入暗黑无边的女人。

         只有她能对别人残忍,对别人伤害。没有人再能伤害她。

         尤其是男人。

         蓝云浅气血不足,她的医术精湛,更是堪称一绝。若不是谨记着她娘的教诲,她一直隐藏着医术,她也不能确定,她的身体,竟然异于常人,有两个心脏。

         两个心脏,分处左右,心脏的大小,都不够同龄人的大小,但两个心脏加起来,却足够能让她比一般女子的身体要能禁得住折腾。

         左胸口,心脏插入的一把千年玄铁的寒剑,左心口,真冷。

         ------题外话------

         每日保底五千字,日收藏过百,加更。相信亲们的眼光,好文绝对不会错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