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NWPLADT"><details id="zwekm"><dialog id="GWZYTAXC"></dialog></details></source>

<frameset id="ponex"></frameset>
    <area id="pjlun"><summary id="TQOPJN"><nav id="48735609"><center id="sorujbyahm"><var id="rhdkmt"><legend id="498630"><fieldset id="zyqjscdalb"><tt id="76s3rOp"><p id="fvjru"></p></tt></fieldset></legend></var></center></nav></summary></area>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灭族诛杀
        “浅儿,都死了!所有人,都死了!地上,犹如一片汪洋,蓝色的汪洋!”一位四十余岁的中年女子浑身被蓝色的液体染透,体无完肤,她一腔怒恨的朝着殿堂里那个身穿大红新郎朝服的绝美男子看去。

         绝美男子的身边,蓝色妖姬和水钻打造的拽地长裙婚纱女子更是绝美,美的不似凡人!眉宇轻蹙,黑色的眸子下,是看不透的黑色古井。

         今日是她大婚,是她认为,属于黑暗,嗜杀,暴戾的蓝血女皇拥有光明的日子。

         一切,从来都是错的!

         从头到尾,只有她傻傻的认为,这个绝美且温柔含笑,犹如春日里,最能融化世间万物的男子毁掉了她所有的光明。

         她的族人,一一被诛杀完,这个星球,从今以后,不会再有蓝血族人。

         只有他——流淌着被这个星球包容一切的红血人,他的族人,从此后,称霸这个丰饶的星球。

         她缓步而下,朝着浑身是伤的中年妇女而去。

         每一步,她都走的无声无息,好似她,只是一个影像,一个唯美的如同画的影像!

         “蓝姨,我能为你做的,就是让你离开这里!”话语清淡绵柔,像一朵淡蓝色的羽毛轻轻的落在人躁动不安,且被仇恨严密包裹住的心房。

         “不,我不走!要死,我也要死在这个星球,这是蓝血族的命运,若要活,也是我蓝血女皇可活!”本是虚弱无力半跪在地上的中年妇女突然起身,口中升起咒语。

         由血红的玫瑰和深蓝的蓝色妖姬点缀的殿堂顿时狂风骤起,一片黑暗瞬间来临。

         “想走!——也要问问我答不答应!”绝美男子的话犹如天籁之音,但却让人听着,从心底里发寒。

         人们齐齐的看向那个一向来处于云端之上,高不可及的男子。

         他们的身体里,都流淌着红色的血液,他们的主子,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被蓝血女皇赋予特权的奴主。

         今日,就是他们翻身的日子,从此后,不再做蓝血的奴隶。

         他们的信仰和依靠只有一个,那就是眼前的那个一身火红郎装的绝美男子。

         他的手中升起一团火红色的火苗,那是红焰绝灭。能毁掉一切活物的火焰。

         女子看着男子纤长唯美,且骨节分明的手指,心中暗赞,果然是能迷惑人的躯体,就连手指,都如此的让人移不开眼睛。但,却不能是她的敌人,她森冷一笑,“红玥,本女皇从未想过要走!你的圣洁是自然的选择,它迷惑着我,以为蓝血可以寻找到可以和红血结合的契约机缘,我向往光明,厌恶黑暗,五年来,一直以你为那一抹触动心弦的光明,却不想,这个愚蠢的以为,竟然是葬送我全部族人的罪行。这个星球,蓝血人,不过千人,你红血族人,早已百万。知道为何你们千年来,都只能是我们的奴隶吗?!”

         女子寒冷蔑视的语气,触怒了殿堂里红血人,他们恨,百万之人,竟然千年来,都不得翻身,竟然千年来,任人宰割。

         “没有人知道是吗?那就让本皇告诉你们,这个世界,本就弱肉强食,红血人,千万年来,自然赋予你们的灵力渐渐退化,至今,能千年来,出现一个如此运用自然的英才,实属是你红血的幸运,但这,却是我蓝血的悲哀!”

         女子翛然腾空而起,话语张狂无比,“自然的选择又如何!因为我的自私,我的愚蠢,得到了男人的背叛,让人覆灭了我的族人,一人不留!欺骗在先,背叛当前,我蓝血人,从来都是嗜血,狠毒,暴戾的种族,人打我一耳光,我必剁其手还之。人杀我一人,我必杀他万人。你覆灭我蓝血,今日,我就是拼尽了传承的灵力,也定毁掉你红血人,让你们在地狱,都只能是我们的奴隶!”

         女子周身的深蓝色不可触碰的气息瞬间爆开,所触及之人,无一能逃过这蓝血的侵噬!

         “啊!——”被染上蓝血的红血人痛苦不堪,身上像是被泼了浓烈的硫酸一样,迅速的被腐蚀,被烧焦。

         “不,浅儿。不可以这样!”中年妇女此时收掌,悲恸的看着半空中那个再次嗜血,暴戾,残忍的女皇。

         蓝血密宗,皇者,必狠,必毒,必黑心。

         强,才能生存,这是蓝血深埋在骨子里的血的告诫。

         她是看着女皇蓝云浅长大的,经历了怎样的黑暗,才能做到强过所有的蓝血人,才能有资格,且够资格成为蓝血的女皇。

         今日,她却化身为毒,再次将自己关于黑暗中!

         “蓝云浅!从你杀掉我身边的那个笑容纯净的云儿开始,你注定得不到任何男人的爱。就是我这样一个在你们蓝血看来,卑微奴主一样的男人,你也一样得不到!你毁掉了我的云儿,我就毁掉你。你化身为毒又怎样,你的身体里,早已经被我更换了大量的血液,你可以试试,今日用灵力,身体里的两种血液就会翻腾,就这个,足可以反噬了你!”

         男子说话间,拔地飞身,光一样的速度,纤长有力的臂弯化成利剑,朝着半空中那个露出痛苦之色的绝美女子袭击而去。

         没有一丝留恋,没有一丝温柔,没有一丝的温情,有的,只有彻骨彻寒的恨和冷。

         蓝姨从没想到,那个几年来,将蓝云浅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男人,会是如此的狠心绝情。

         她刚想上去阻止,蓝云浅嗜血一笑,“即使是下地狱,本皇也不和你同行,这个星球既然选择你为超然之人,那你,就永世孤独的享受着它吧!”

         蓝云浅右手翻转,划出一道空间,五指成弓,生生的将蓝姨吸入了那个空间。

         只一瞬间,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谁也不会想到,她蓝云浅,会拿自己死无全尸来赌他们红血百万之人。

         蓝姨在被空间淹没的那一瞬间,嘴角扯出一个欣然的笑,咒语从口中而出。

         殿堂,随着一声巨天般的响雷,爆炸开来。

         蓝色的烟雾以暴风雨的速度,迅速的波及这个星球。

         她蓝云浅,有仇必报,背叛和欺骗,她定当是要让人肉疼,心疼,灵魂疼的方式还击。

         这个美丽的绿色的星球,尸横遍野,一片小小的蓝色血液染成的海洋周围,是无止尽的红色。

         毁了,所有的一切都毁了。

         红玥看着眼前的一切,就是把他千刀万剐,他也无法相信,蓝云浅,灵力高达已经足以毁掉他们百万的红血人。

         这个星球,从此后,只有他一人。

         无穷无尽的孤寂,是那个女人对他的报复。

         她将所有的人都拉入了地狱,唯独让他,苟活于世。----

         嘶——,心口被人的手化为利剑,活生生的穿透,真的是好疼啊!

         就是最后一刻,她使用蓝血族禁咒,爆开自己的身体都没有被自己心爱的男人化手为剑,生生刺穿心脏来的疼。

         她淹没在黑暗中,耳边,是一个稚嫩女子撕心裂肺的悲痛喊叫声!

         “小姐!小姐!你醒醒,小姐!不要吓唬奴婢,醒醒,小姐——”

         透入骨子里的悲痛呐喊,手足无措的在她的嘴角擦拭着什么,温润的东西,一直从她的嘴角流出,还有一丝惺甜,这种味道,像什么,好熟悉。好似,十几年前,她五岁时候,就尝过这种味道。

         是什么?

         蓝云浅耳膜里不断的传入那个稚嫩悲痛的声音,脸颊上,一双有些茧子的小手不断的为她擦拭着那些惺甜的液体。

         这液体——

         蓝云浅翻开尘封的第一段黑暗的记忆。

         一个横肉纵深的中年男子,眼中没有一点点人性的色彩,对着她,就好似对着一头要让他来驯兽的野兽。

         他冷漠的开口,一样没有一点人性的色彩,寒冷刺骨,让人不寒而栗,是嗜血,是残忍,是野性,是野兽的疯狂。

         “喝掉这些红血人所有人的血,你才可以离开这个驯兽场,否则,就等着被这些红血人喝干骨血!”

         她那时候,才五岁,面对着上百个成人的红血人,她体无完肤,身上被咬出不下一千个伤口,每一个伤口,都深可见骨。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她没有选择,即使她只有五岁,她必须用传承的灵力,让自己不得不化身为一个专门吸食人血的野兽。

         她用长齐没有几个月的小牙,生生的将别人的脖子撕咬扯断。

         直到最后一人血枯而亡。

         对,就是这样的味道,红血人的血的味道。

         她突然睁开眼睛,双眸是血腥和疯狂,还有野兽那样的嗜杀以后惯性的兴奋。

         她周身瞬间散发出让人不可忽视的气息。

         这种气息,是死亡的气息,是那种尸骨累累的气息。

         她睁开眼的第一眼,便是火红的色彩。

         红色的绸缎,红色的蜡烛,红色的男人。

         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千年前的服饰,又是新郎一样的衣衫。他的轮廓,比之红玥,更为精美绝伦,他的剑眉,横插饱满的额头,一双看不见,更敲不出心思深邃的双眸,比千年的枯井,还要让人看不见底。

         ------题外话------

         【收藏才是硬道理!亲们,相信你们的眼光,不会错过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