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NWPLADT"><details id="zwekm"><dialog id="GWZYTAXC"></dialog></details></source>

<frameset id="ponex"></frameset>
    <area id="pjlun"><summary id="TQOPJN"><nav id="48735609"><center id="sorujbyahm"><var id="rhdkmt"><legend id="498630"><fieldset id="zyqjscdalb"><tt id="76s3rOp"><p id="fvjru"></p></tt></fieldset></legend></var></center></nav></summary></area>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十一哥哥,哪里去了?
        雨一直的下,整个卫国陷进一阵哀痛中。

         十一的死最终被确认为食物中毒,作为一场意外掩盖过去。

         天武三年,四月辛丑日宇文御继位三年崩于延寿殿,时年二十七岁,谥号明皇帝,庙号世宗。五月辛未日,葬于昭陵。

         堂堂的一代君王就这样幻化为历史上寥寥的一笔,尘埃落定,风过无痕。

         魏敏儿哭得几次昏死过去,最后躺在房内无法起身。

         苏渺渺一身白色的孝服,脸色死白,依然如同十一死前那般,面无表情,冷静地支撑着整个葬礼,自始至终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灵堂前,有大臣上前启奏:“先皇已逝,国不可一日无君,臣等认为,上古至今,皇位理应是嫡长相传,所以臣等恳请大皇子继承皇位。”

         苏渺渺一脸沉寂,清眸中冷光凌厉,冷冷回道:“先皇不是在大去前留下了口谕遗召,皇位传给四皇帝容王爷么?你们难道要逆旨?”

         “可是,皇后娘娘……大皇子才是……”大臣还想说什么,却被苏渺渺一把截住,声音冷沉:“先皇的遗诏便是圣意!”

         说着眼眸抬起,狠狠地睨了一眼前面的众多大臣,语气凿凿,掷地有声道:“如今先皇尸骨未寒,你们便来闹皇位之事,先皇既然已经留下遗诏,你们却来劝本宫另立皇储,立我儿为皇,你们这不是陷我母子而已于不义?将来本宫追随先帝去时,有何颜面面对他?嗯?”

         “臣等不敢。”大臣均纷纷低头。

         “不敢的话就给本宫住口,今日是先帝的葬礼。你们好好给我守灵,谁再多言一句别的话,立斩无赦。”苏渺渺脸色冷寂,语气强硬。

         “臣遵旨!”众大臣被苏渺渺的气势慑住,纷纷沉默不敢再说一句。

         “皇后娘娘真是厉害!”一旁的杜鹃衷心赞道。

         宝儿却一脸阴郁,如今他已经十岁,已经懂得人世间的许多悲欢离合,只是他看着这样的苏渺渺反而满是担忧,几次张张口想要说些什么?还是默默地叹着气不做声。

         夜晚,雨无声地下着,似是没有要停下来的趋势。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有戏曲声从宫外传隐隐约约地传了进来。

         苏渺渺一身疲惫地回到房内。

         关上门,看着空落落的房间,身子慢慢的慢慢的滑落地面,抱住膝盖,用力的蜷缩起身体,咬着手指,骨节发白。

         空气里依然弥漫着那个人的味道,却忽然意识到,那个人以后都不会再来了。

         苏渺渺狠狠地将将拳头咬出了一个血色的牙印,眼眸中,几日来一直忍住的泪水忽然无声地汹涌而出,怎么也止不住。整个身子如同被刀子一道一道地剜过,心肝脾肺皆像被剜了出来,活生生,鲜血淋漓触目惊心地被弃在地上。

         疼得她瑟瑟发抖,觉得身子一阵一阵的冷,浑身上下哪儿都不是自己的,胸口处痛得就要窒息,只得一下一下捶打着。

         “皇后娘娘,娘娘,你怎么了?你怎么这样伤害自己?”推门进来的杜鹃瞥见地上的苏渺渺吓了一惊,连忙上前阻止她的行为。

         “好痛,好痛……我透不出气了。”苏渺渺张皇失措地看着她,语气哽咽道,蜷缩着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全然不见白天的那般坚强果断的模样。

         “皇后娘娘,你哪里痛?奴婢去给你请御医。”杜鹃听后急着站起来,却被苏渺渺一把拉住,眼眸中晶莹闪烁,语气抽噎道:“杜鹃,你说皇上哪里去了?十一哥哥,他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藏哪里去了?”

         “皇后娘娘……”杜鹃一愣,然后蹲下身子,握着苏渺渺的手,眼眸酸涩,语气低低道:“皇后娘娘,先皇已经仙逝了……”

         “你骗人。不是的。十一哥哥说要照顾我和宝儿一辈子的,你快告诉我,十一哥哥他去哪里了?你快告诉我,我的心好痛,你让他过来,好不好?”苏渺渺一边紧紧地握着杜鹃的手央求道,一边狠狠地捶打自己的胸口。

         “皇后娘娘……”杜鹃连忙制止,不忍地别过脸去,忍住眼泪低低道:“皇后娘娘,你在这里,别伤害自己,奴婢这就去给你找皇上来。”

         说着,两滴眼泪掉下来,扭头掩面跑了出去。

         苏渺渺又蜷着身子缩在角落里,抱着膝盖瑟瑟发抖,那泪水仍扑簌簌地往下落,似乎没有要停止的趋势。

         最后,终于是哭累了,头埋在臂弯间,沉沉地睡去。

         恍惚间,还听到那人在说话。

         “渺渺,本王来接你了。”

         “渺渺,你若为皇后也只能为本王的皇后。”

         “渺渺,以后,你便是朕的天下。”

         “渺渺,朕终于成为你的夫君了。”

         “渺渺,在朕心里,永远只得你一个妻子。”

         “渺渺,你要相信朕,从头到尾,朕的心中都只有你一个。”

         “渺渺。我爱你!”

         ……

         “咚”的一下,又从梦中痛着醒了过来,大口地喘着气,眼泪又潸然滑落,也不知道什么才能流干。

         那些话语还犹在耳边,可是说这些话的人呢?

         那些日子她为什么要生他的气不理他,明明是很小事,她怎么就不肯原谅他?又或者是他真的有苦衷,可是自己为什么当时没有听?

         那个夜晚他过来对自己还说了那些话可是自己当时怎么就不问问他?当时自己为什么会那样?为什么会那样对他?

         苏渺渺捂着胸口,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懊悔中。

         不对。苏渺渺忽然想起些什么,猛地抬起头,抹干眼泪站了起来,朝外跑去。

         ——

         丞相府。

         魏天护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寂寂无声的大雨,语气淡淡道:“想不到宇文御居然会将皇位传给宇文容,真是出乎本相的意料啊。”

         阿绝一身黑衣站在身后,表情淡然。

         “本相原本以为宇文御是那种不问政事的温弱之人,没想到他执政才两年便做出如此一番政绩出来,着实是本相低估了他。本来本相做了两手准备,招了苏渺渺母子回京,想着一方面牵制住宇文御,一方面想着宇文御如果真的干出一番政绩出来,本相便推翻他捧他儿子元宝上位。”

         魏天护顿了一下,又继续道:“而敏儿这一步,是本相的另一手准备,只要敏儿诞下龙子,不管是宇文御还是元宝当皇帝,本相最终都有办法将皇位拿过来给敏儿的儿子。只是万万没想到,宇文御不仅政绩卓见,还居然将皇位传给了自己的弟弟而不传给自己的儿子。”

         “宇文御果然是不容小觑之人,是本相的失策啊,不过,即使这样,也阻挡不了本相的大计。”魏天护眼眸眯起,转过头对阿绝道:“阿绝,这一次,你做得很好,居然能使用离心术将那苏渺渺迷住,令她疏远宇文御,才给了敏儿机会,产下龙子。”

         “这是阿绝分内之事。”阿绝低头应道。

         “接下来,便是要将宇文容推翻掉,让敏儿的儿子继位了。本相筹备了七年的计谋,怎么会给宇文御轻易给毁了呢。阿绝你说是不是?”魏天护目光深远,嘴角轻笑地对着阿绝问道。

         “阿绝一定尽力协助丞相完成丞相的宏图大计。”阿绝低下头,目光内一道暗光一闪而过。

         “阿绝,以后若成事,本相不会亏待你的。”魏天护拍拍阿绝的肩膀笑道。

         “谢丞相。”阿绝低头回道。

         ——

         郊外的山庄,雨水陨落了一地的繁花。

         傲凡轩然立在雨中,一身红衣依然惹眼,魅影站在他身边为他举着伞。

         “魅影,你说十一死了,她会不会很难过?”傲凡看着前面茫茫的大雨,细长的桃花眼一片迷离。

         “主公说的是苏渺渺姑娘?”魅影有些反应不过来。

         “本尊料想到十一会死,可是本尊没有阻止她去到他身边。她现在应该很难过吧。”傲凡的语气淡淡中透出一丝微察的怜惜。

         “主公……”魅影有些疑惑,主公为什么会如此关心那个女子?

         “魅影……”傲凡转过头,看着她,语气依然是飘忽不定:“十年了。十年前,本尊敛去了她的记忆,就是为了等今日,看着卫国的内斗,本尊好趁机报当年卫国攻打我苗岭国之仇。可是,如今卫国即将动乱,本尊为何会开心不起来呢?”

         “主公是不是有所顾虑?”魅影低头木然回道。

         “顾虑?本尊有何顾虑?”傲凡眉头轻皱,精致的脸容掠过一丝不解。

         “主公是在担心卫国不会达到如期的内乱?”魅影探问道。

         “呵,这个本尊从来不会担心,如今十一已死。整个卫国如同一只纸老虎一般,一吹即破,事情一切皆在本尊掌控之内。本尊只等坐收渔人之利即可。”傲凡淡然说道。

         “那主公为何会不开心?”魅影也开始疑惑起来了。

         “是啊,本尊为何会不开心?”傲凡愈发的疑惑,猛然一顿,挑眉:“这个不是本尊问你的么?你怎么又问回本尊?”

         “属下不知。”魅影尴尬地低头回道。

         “看来,本尊要入卫国皇宫一趟了。”傲凡红衣一扬,又低头轻声道:“顺便看一下她现在怎么样了。”

         ------题外话------

         谢谢维尼和宇星的支持哈!

         爱你们哦!